关于我们 / About
新闻动态 / News
最新动态
BWK201配合RD633X,RD634X主板,可广泛应用于激光切割、激光雕刻、激光焊接等领域。适用于大幅面的激光加工机床
产品展示 / Products
新品推荐
该产品主要针对1KW级以上的光纤切割应用领域而开发的切割控制系统。该系统是基于德国技术,结合国内激光切割的工艺要求而打造的一套应用于高功率切割的控制系统。系统采用PLC+CNC的控制结构,独特的SIN^2加减速控制策略保证运动的平顺性。系统采用ETHERCAT总线接口,全闭环龙门轴控制方式,另外该系统还配备了无线操作手柄以及基于闭环控制的调高控制系统。为高功率切割应用提供了完善的解决方案 功能描述:SIN^2型加减速控制和自适应的速度前瞻处理有效保证了运动的平顺性。激光控制支持PSV和PWM方式,有效改善了激光切割效果。板载超大容量存储空间。支持ETHERCAT总线扩展,可以控制ETHERCAT接口的任意模块可在线升级主板程序,方便厂家维护和客户功能的定制。支持机器的反向间隙补偿功能开放的PLC 开发平台,方便功能添加和用户定制支持标准的G代码VxWorks操作系统,保证了系统运行的稳定性。 产品配件:全屏触摸操作面板工艺操作面板闭环调高控制系统无线操作面板
该视觉切割系统基于RDV6442G硬件平台,结合国际领先的图形图像识别和定位算法,专门针对自动识别切割领域开发的一款产品。该产品可以选择200万像素的彩色相机。 功能描述:特征图像定位MARK点图像定位轮廓识别和切割带有数据安全校验的以太网数据传输,在高速数据通讯的同时,保证了数据正确性多种型号和尺寸的操作面板可选自适应的识别路径规划 产品配件:1. RDV-Light系列相机光源2. 相机 200万像素的彩色相机3. 镜头 6-12mm的变焦镜头
人力资源 / Case
最新案例
别样的普吉之旅 北纬7度,一个拥有信仰和深受阳光眷宠的国度,对这个国度倾注最初的爱源于小学课本里的曼谷大象,从来未曾想过多年之后,我能有幸亲吻这片拥有神秘面纱的神奇国土,也许缘分就是如此妙不可言吧,不经意间结识到的某个瞬间,某种邂逅,在未来的某天就这样成真了! 旅行的意义,对现如今的我而言,倘若谈不上是一种远离,那也是心灵的某种回归,在美景中回归最本真的自己和最纯粹的美好,感谢我的团队,让我有机会在异国他乡静看人潮,与自己相遇! 五一节,趁着这样的岁月静好,趁着别样的花样年华,我第一次踏出了国门,徜徉在普吉这个浪漫海岛的热情四溢里,普吉的一束阳光,一把海风,就能轻易美到心醉,触动到心底,普吉老镇,小街道,独特的短房屋,慢节奏的生活,处处充盈着佛教文化,在这里你可以不急不躁,看静谧的海,品尝各式酸辣可口的美食以及甜到爆的热带水果,当然也无需担心语言障碍,因为连街边小摊卖啤酒和炸鸡的大妈都会用中文交流,时不时还会向你绽放温和的笑容!    普吉,这个漂流在海上的小岛,的确是来了就让人不曾想离开,这里你不管走到哪,都是唯美如画的,旅行第一天,拥有纯正泰国血液,中文却超级流利的导游P海带领我们骑大象,坐牛车,享受鱼疗,体验了不一样的泰国南部风土原貌及郊外风情,晚上,观看了国际范的泰国人妖表演,那一刻,我只为艺术而停留,绚丽的舞台,多样的背景变幻,精致的服装,高挑的人妖们美得是那样的无懈可击,在秀场里他们演绎了不同国家的风情,期间浸润着的中文歌曲桥段让我恍然以为回到了故土,人妖的美是那种远观的美,倘若你近焉拍照,你会觉得欢乐的背后是他们不为人知的艰辛和汗水。   旅行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来到了普吉香火鼎盛的海龙寺,虔诚的拜了传说中极为灵验的四面佛,拜完后在菩提树下摸头三下,预示从此好运相伴。平日里,常常会忽略心灵最初的自己,在这里,我在菩提树下诠释灵魂...
人力资源 / Job
联系我们 / Contact
服务中心 / Service
下载中心 / Download
每一步都是创造
 Thinking in motion
 以激光加工领域为基础,为设备制造商提供完整的行业解决方案

中国必须加紧布局 “第三次工业革命”

日期: 2015-04-08
浏览次数: 48

第三次工业革命,这个概念并不新鲜,早在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就已经由西方提出。但最近,随着英国《经济学人》杂志4月期的专题讨论,在法兰克福举办的欧洲模具展上三维打印机现场打出锤子,以及杰里米·里夫金《第三次工业革命——新经济模式如何改变世界》一书在中国的出版,第三次工业革命成了一个热词.

对“第三次工业革命”这个概念,目前还没有统一的界定。杰里米·里夫金说“工业革命”必须包含“新能源技术的出现、新通讯技术的出现以及新能源和新通讯技术的融合”三大要素,因此,“第三次工业革命”就是新能源、新材料、互联网、物联网等不断融合出来的一个数字化制造时代。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则简单地将“第三次工业革命”界定为“数字化革命”,关注点是数字化制造和新能源、新材料的应用,它将改变制造商品的方式,并改变世界的经济格局,进而改变人类的生活方式。

对“第三次工业革命”的认识,目前主要有三种态度,一种观点认为所谓的“第三次工业革命”只是互联网技术和新能源技术两个概念的嫁接,它听上去诱人,实际上是一种忽悠;第二种观点认为目前还难以说新的工业革命已经开始了,但以“信息和远程通信”为标志的第五次技术革命浪潮和以“纳米技术、新材料、新能源和生物电子”为标志的第六次技术革命浪潮,是值得重视的;第三种观点认为“第三次工业革命”已经初露曙光,中国错过了第一次工业革命,错过了第二次工业革命,千万不能再错过了第三次工业革命。

纠结于“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概念本身,可能意义并不大。在上个世纪60年代末,西方学者发表对工业革命的观点,提出了“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概念,认为始于18世纪70年代的英格兰用煤冶炼铁矿石和纺织工业机械化为第一次工业革命;始于19世纪40年代的蒸汽机、铁路和酸性转炉炼钢为第二次工业革命;始于20世纪初的电力、化学制品和汽车的发展为第三次工业革命;即将开展以电子计算机、遗传工程、光导纤维、激光和海洋开发等新技术为代表的第四次工业革命,并指出“工业革命的周期一般为50年,开始的15年是萧条期,接着的20年为大量再投资期,其后10年为过度建设期,结果导致下一个萧条期的出现”。

我国也曾对“第四次工业革命”给予过重视,但那已经是20世纪80年代的事情了,1983年10月上旬的一次国务院会议上,曾热烈地讨论过,遗憾的是,并没有将此落到实处。直到我们在奋力追赶的时候,还曾经看过互联网泡沫的笑话。回过头来看当时西方关于“第四次工业革命”的观点,似乎并不那么离谱。

中国要吸取日本的教训

其实,在这个方面,教训最为深刻的,应该是日本。在信息技术革命刚刚开始的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日本成了名副其实的“世界工厂”,不仅在传统制造业上取得对美国的全面胜利,甚至夸耀其资本可以买下整个美国,但1968年成立的英特尔公司、1975年成立的微软公司,一发力,一联手,日本就不但不得不交出“世界工厂”的宝座,经济还陷入了长期的萧条,直到今天。

如今,中国和当年日本的处境颇有点相似,中国成为美国最大的债主,中国的制造业超过美国,成为名副其实的“世界工厂”。美国自然没有闲着,在奥巴马政府上台后,用“再工业化”的概念取代了“后工业化”的概念,当时我们的一些经济学家还分析说美国是在开倒车,但美国咬定数字化和新能源3年,成效已经初显,2011年10月9日的《中华工商时报》报道说“美国企业正从中国回迁本土”,2012年8月7日《中国工业报》的报道说,最近的一些调查显示,已有近40%的美国企业准备把工厂从中国回迁到美国,欧盟也正制定相关政策准备迎接相关企业回流。企业的回流,并非简单的搬迁,而是运用新的生产技术

再看当下中国的工业发展境遇,由于中国经历后发发展之后,劳动力成本上去了,土地成本上去了,资源和原材料成本上去了,环境成本上去了,社会福利成本也上去了……制造业外迁几乎成了一种潮流,一方面是现代工业回迁发达国家,另一方面是传统工业迁往越南、印度尼西亚、孟加拉、印度等国家。2009年,耐克关闭了在华的唯一一家鞋类生产工厂,我们并没有给予多少关注,但今年7月,当阿迪达斯宣布将在今年晚些时候关闭在华唯一自有工厂的消息时,则引起了强烈的舆论反响。

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国这边似乎风景独好,但我们依赖的是“4万亿的刺激计划”;今年以来,我国反映工业景气状况的汇丰经理人采购指数一直在低位徘徊,直到最近“4万亿2.0版”默默践行开始,汇丰经理人采购指数才回升,但依然在50左右。无论什么样的“4万亿版本”都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这也是很多人忧虑中国经济前景的原因所在。

中国必须未雨绸缪求新出路

在中国工业增加值出现滑坡的境遇下,深圳一家生产无线键盘和鼠标的企业雷柏公司,引进一批ABB公司的工业机器人,结果在过去3年的时间里,产值增加了两倍多,工人数量则从3000多人下降到1500多人。这也许是关于“第三次工业革命”最好的现实案例。

制造业与服务业的界线正变得模糊,个性化生产和自动化生产的未来工业生产方式越来越清晰,而这种生产方式下,劳动成本将变得越来越无足轻重。媒体曾经报道说,一台价格为499美元的第一代苹果iPad平板电脑只包含大约33美元的制造劳动成本,而其中在中国完成的最终组装的成本仅占8美元。在今年3月苹果的代工厂富士康展示的iPhone4S的生产线,电路板都是通过打印机打印出来的,而工人做的主要是装料。装料能不能由机器来完成呢?答案是不言而明的。

历史的教训,现实的趋势,当下的萌芽,中国工业的处境,都让我们必须开始未雨绸缪,传统的工业发展思路难以为继,必须寻找新的出路。无论现在热议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最终会否成为真正公认的革命,无论杰里米·里夫金提出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模式是否真的靠谱,我们都没有了犹豫的空间,必须信其有,并立刻采取对策。而“第三次工业革命”追求的可持续发展模式,与我们强调的科学发展观,正是不谋而合。

如何应对正在进行的“第三次工业革命”?我们必须要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不能再迷信以劳动密集型产业参与国际分工,要有布局“第三次工业革命”的主动意识、创新意识、超越意识,要大力发展教育,提高高等教育的质量,培养大批拔尖创新人才,要“不断地在政治、社会与经济各层面上进行改革,从制度上保证参与新工业革命所需的宽松发展环境”,要下决心自主研发核心和关键性技术,要主动探索新的工业模式,培育出“第三次工业革命”的革命者。


关闭窗口】【打印
分享到:
Copyright ©2005 - 2013 深圳市睿达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