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们 / About
新闻动态 / News
最新动态
睿达科技自创立之日起就坚持自主研发,自主创新。我们专注在激光切割系统的开发和应用,经过多年的技术和经验积累,已经创造和实施了诸多的成功控制系统解决方案,并得以在客户中得到推广和应用。当设备制造商需要一个高速,高可靠性以及高效灵活的激光加工控制系统时,睿达科技将在专业的高质量切割领域以及自动化方面为您提供一个高性价比的实施方案。在激光切割系统应用中,睿达科技可以从每个环节和细节提供系统级的咨询和服务,为客户节省成本和选型的时间以及调试的时间,也使用户的售后服务得以简化。睿达科技切割系统家族产品涵盖了从脱机产品到联机的系列产品。产品高度兼容高压激励CO2激光器、射频激励CO2激光器、光纤激光器以及紫外激光器系列。从低功率非金属激光切割系统、中功率金属非金属激光切割系统以及高功率光纤激光切割控制系统都可以提供完整的解决方案。产品应用覆盖普通切割和精密切割领域。睿达科技的激光切割系统产品都基于工业级的TI系列浮点DSP处理器和高密度的FPGA技术,可脱机运行的硬件架构保证了系统长时间工作的稳定性。柔性的加减速技术和前瞻控制技术保证了整个控制系统的快速性和平稳性。产品功能可以完成平面切割、平面雕刻,旋转切割,旋转雕刻功能。自主研发的针对金属或者非金属材料的自动调高控制器扩展了普通二维切割应用的广度,使得切割非平面的材料成为可能。另外,作为整个控制系统的补充,睿达科技还提供无线WIFI,无线操作手柄等辅助设备,以改善用户操作的性能。 机器视觉在睿达科技产品发展中占有越来越重要的地位。我们还将更加深入融合视觉技术在运动控制的深度应用。目前,我们已经具有了基于图形模板匹配技术的视觉定位系统以及基于mark点的视觉定位系统。另外我们还又拥有自动轮廓识别和变形匹配技术以适应更加复杂的现场应用。我们已经将视觉技术和激光切割应用紧密结合,派生了诸多的视觉切割控制系统。视觉技术和焊接应用结...
基于振镜控制的激光运动控制系统在激光打标、激光振镜切割、激光焊接、激光熔覆、激光清洗等方面都获得了广泛应用。睿达科技已经在激光振镜控制方面拥有多年技术积累,而且在平台技术方面除了振镜控制,激光控制,还集成了多轴旋转电机的运动控制。我们不仅仅致力于单机打标控制系统的研发和应用,同时也致力于整个激光标刻自动化方面的研究和应用,使得单一的激光标刻设备可以集成到整个工厂自动化的控制体系当中。目前睿达科技的打标产品线涵盖了普通二维打标,飞行打标,阵列打标和拼接打标以及视觉打标等产品。激光标刻产品拥有丰富的硬件资源和软件资源,因此睿达科技的激光标刻产品可以完成多样化,复杂和柔性的激光加工功能,为激光振镜,电机运动复合加工中心提供了硬件基础。另外其高兼容性的设备接口标准可以非常容易的集成到外部的系统当中。基于工业4.0架构开发的实时信息交互系统提供了和外部工厂自动化以及基础云平台进行信息交互的通用接口,可以方便的和MES系统以及ERP系统对接。我们提供非常全面的产品解决方案,因此无论你是想选用标准的产品构建设备还是要采用定制化的模块构建机器,我们都能满足您的定制需求。我们将对用户使用我们产品进行集成的全过程进行服务,直到产品投入应用。我们的打标产品线兼容不同能级的激光器和不同波长的激光器,这也就是说明你可以找到适合于打标的控制系统。我们提供创新的,易用的,高性价比的行业解决方案和高效的打标产品。高质量标准和可靠性是睿达科技的信誉所在。应用领域电子元器件,五金制品,精密器械,礼品饰品,玻璃水晶,广告装饰,玩具,电子电器,服装皮革,医药包装,食品包装,芯片制造和电子加工产品功能1.双核控制 ,双向数据处理,速度快,效率高。2.板载校正,速度快,精度高。3.板载加密,安全可靠。4.振镜16位控制精度,可实现微米级打标精度。5.严格的激光和振镜同步控制,扫描一致性高。6.支持4轴联动控制,可实现...
产品展示 / Products
新品推荐
该产品是RDV6442G-M,RDV6445GZ-M,RDV6445G-M 系列产品中的一个组件,包含了相机,镜头,以及光源,为一个集成一体化的组件。具有质量轻,集成度高的特点。
RDC6585G系统是睿达科技开发的新一代激光雕刻/切割控制系统,该控制系统具有更好的硬件稳定性,具有更好的抗高压、抗静电干扰的特性。基于5英寸彩屏的人机操作系统具有更友好的操作界面及更强大的功能。该控制器包括更完善更优秀的运动控制功能,包括激光切割和扫描加工;具有兼容性更强的6路独立可调的激光电源控制接口,且扩展预留了多路通用/专用IO控制接口,以及多个外设互联接口。该控制器可用于驱动单/多皮带型的2/4/6头电动多头互移机型,最多可支持8个运动轴,6个激光通道。应用领域:适用于大批量的激光切割/雕刻加工行业的电动多头互移控制机型上;适用于需多路激光独立控制的机型上;适用于需要较多输入输出点数的激光雕刻机上;适用于需要较多运动轴数的激光雕刻机上;适用于XY联合运动+定制型辅助轴控制机型上。功能描述:1. 支持单皮带型/多皮带型的2/4/6头电动互移控制;2. 支持最多到8路电机输出,6路相互独立可调的数字/模拟激光输出;3. 支持最多2路扩展串口,可以和EPLC-400,无线手持设备(BWK201R,BWK301R),激光电源等具有RS232标准接口的设备进行通信;4. 支持最多10路OC门(500mA电流)输出,可直接驱动5V/24继电器,控制器内置2路图层联动输出,蜂鸣器+三色灯控制输出;5. 支持手机APP;6. 支持同时对接普通切割和旋转切割,无需外置切换电路,旋转切割在C轴电机接口(6头互移控制除外);7. 支持自动对焦,对焦轴在D轴电机接口(6头互移控制除外);8. 方便定制某些额外的辅助运动控制。
人力资源 / Case
最新案例
别样的普吉之旅 北纬7度,一个拥有信仰和深受阳光眷宠的国度,对这个国度倾注最初的爱源于小学课本里的曼谷大象,从来未曾想过多年之后,我能有幸亲吻这片拥有神秘面纱的神奇国土,也许缘分就是如此妙不可言吧,不经意间结识到的某个瞬间,某种邂逅,在未来的某天就这样成真了! 旅行的意义,对现如今的我而言,倘若谈不上是一种远离,那也是心灵的某种回归,在美景中回归最本真的自己和最纯粹的美好,感谢我的团队,让我有机会在异国他乡静看人潮,与自己相遇! 五一节,趁着这样的岁月静好,趁着别样的花样年华,我第一次踏出了国门,徜徉在普吉这个浪漫海岛的热情四溢里,普吉的一束阳光,一把海风,就能轻易美到心醉,触动到心底,普吉老镇,小街道,独特的短房屋,慢节奏的生活,处处充盈着佛教文化,在这里你可以不急不躁,看静谧的海,品尝各式酸辣可口的美食以及甜到爆的热带水果,当然也无需担心语言障碍,因为连街边小摊卖啤酒和炸鸡的大妈都会用中文交流,时不时还会向你绽放温和的笑容!   普吉,这个漂流在海上的小岛,的确是来了就让人不曾想离开,这里你不管走到哪,都是唯美如画的,旅行第一天,拥有纯正泰国血液,中文却超级流利的导游P海带领我们骑大象,坐牛车,享受鱼疗,体验了不一样的泰国南部风土原貌及郊外风情,晚上,观看了国际范的泰国人妖表演,那一刻,我只为艺术而停留,绚丽的舞台,多样的背景变幻,精致的服装,高挑的人妖们美得是那样的无懈可击,在秀场里他们演绎了不同国家的风情,期间浸润着的中文歌曲桥段让我恍然以为回到了故土,人妖的美是那种远观的美,倘若你近焉拍照,你会觉得欢乐的背后是他们不为人知的艰辛和汗水。  旅行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来到了普吉香火鼎盛的海龙寺,虔诚的拜了传说中极为灵验的四面佛,拜完后在菩提树下摸头三下,预示从此好运相伴。平日里,常常会忽略心灵最初的自己,在这里,我在菩提树下诠...
人力资源 / Job
联系我们 / Contact
服务中心 / Service
下载中心 / Download
每一步都是创造
 Thinking in motion
 以激光加工领域为基础,为设备制造商提供完整的行业解决方案

林尊琪:用一生去点亮那束“光”

日期: 2019-11-08
浏览次数: 3

来源:新民晚报    关键词:激光人物, 林尊琪, 神光,    


林尊琪:用一生去点亮那束“光”

林尊琪

激光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


林尊琪,1942年生于北京市,原籍广东潮阳。中国共产党优秀党员、我国著名的激光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家863高技术领域驱动器技术专题负责人、领域顾问,国家重大专项专家委员会委员,我国神光Ⅱ精密化项目总设计师,多功能激光系统项目、神光Ⅱ驱动器升级项目首席科学家,中国科学院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学术委员会副主任、中科院中物院高功率激光物理联合实验室总工程师,中国科学院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研究员。


临危受命,他让“神光”重新闪耀


林尊琪出生于高级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林治远是我国首批工程设计大师之一,天安门广场升起的第一面五星红旗的旗杆设计安装者,曾在开国大典中站在毛主席右侧为升旗过程保驾护航。耳濡目染中,为祖国、为人民做贡献的理想从小在林尊琪心中扎根。1959年,正是这个国家急需科技人才的年代,林尊琪选择了中国科技大学无线电系,只因招生简章上说这是像“盐”一样对国家经济发展不可或缺的专业。1964年,他来到中科院上海光机所,由此开启了他与激光结缘的一生。1980年,林尊琪赴英国的卢瑟福实验室深造,专攻惯性约束聚变专业。这个实验室里唯一的中国人,用三年的苦读与钻研,为回国参与神光高功率激光系列装置的研发奠定了深厚的理论和实践基础。


1997年底,我国规模最大的高性能高功率钕玻璃激光装置“神光Ⅱ”即将交付使用。可谁也没有想到,建得差不多的装置出了问题:出光很顺利,然而光束质量不佳,没法用。“此时林老师临危受命,迎难而上,毅然挑起了工程项目一线总指挥、技术负责人的重任。”高功率激光物理联合实验室主任助理朱宝强回忆,“林老师从系统的设计和元件的品质着手抓光束质量问题,在两年多的攻关时间里,一直和一线科研人员并肩战斗,从前端种子到靶场输出一个一个单元地解决问题。”那些艰辛岁月,联合实验室主任助理马伟新至今记忆犹新,“那真是夜以继日啊”。有了主心骨,队伍一下子有了方向和信心。在林尊琪的带领下,团队解决了长期困扰神光Ⅱ的三大科学技术难题:激光输出能量严重受限,激光工作物质及光学元件非正常损坏以及同轴双程放大所特有的鬼像破坏。这为神光Ⅱ装置的全面达标,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在神光Ⅱ多功能光束系统研制时,针对大口径光束空间滤波器出现的光束质量较差问题,林尊琪不循规蹈矩,创造性地提出了使用非球面透镜作为空间滤波器的输入透镜的方案。当时国内尚未有使用非球面透镜作为空间滤波器透镜的先例,国外也鲜有报导,大家对此有很多不同意见和质疑,而且该透镜的加工难度高,实际应用后的结果谁也无法准确预计。在多次讨论和争执中,林尊琪耐心的说服大家,并对可能的鬼像等问题作了充分的技术预案。最终实验测试结果表明该类型的透镜可以很好的解决大口径高通量激光的传输问题,并成为后来各型大型激光驱动器中采用的技术要素。


细节决定成败。为了确保每一个细节都万无一失,林尊琪总是在工程实验的第一线,完全忘了自己的年纪。至今仍有人记得神光Ⅱ安装滤波作用的小圆屏时,已是花甲之年的林尊琪钻入直径不到80公分的空间滤波器管道内蹲着指导安装,“那局促、憋闷的空间,只能蹲在其中,还只有一头可供出入,爬进去还得爬出来”;也记得他爬上三米多高的靶场桁架上将二百余斤的仪器安装到位的身影。



洞悉未来,他说不能再受限于禁运


NIF被美国称作继阿波罗登月计划之后人类最大的科学工程,挑战人类认知和加工能力的极限,其复杂程度可见一斑。中国是继美国之后第二个具有独立研制高功率激光装置能力的国家,掌握了从激光的种子、放大到应用的全链路技术“绝活”。后辈们一致感慨,这得益于林尊琪的眼光,要感谢他的高瞻远瞩。


“从国家的自然科学发展来讲,我们希望能把聚变能量和平用到发电上来,”林尊琪曾如此描述“神光Ⅱ”系列的重要性,“一公升海水里提炼出来的氘氚,如果全部用上的话,相当于三百公斤汽油,可节约大量能源。”


早在上世纪90年代,林尊琪作为863激光驱动器单元技术专家组组长时,就在全国布局了攻关晶体生长与加工、光学元件镀膜、光栅刻蚀等我国高功率激光装置十分急需的先进单元技术。“那时候国外很忌惮我们发展,当时我们的核心元器件和材料都受到美国的封锁,技术交流也无法开展。”联合实验室主任助理詹庭宇介绍,神光装置有着十分广阔的运用前景,其发展对国家安全有着重要意义。


正是这些二十多年前的布局让我们通过国内协作、自主攻关,将技术瓶颈各个击破。“当时很多领域真可谓‘人有我无’。今天,我们的材料、元器件和技术水平与美国已相当接近,甚至在薄膜、化学膜等个别领域达到世界第一。这都是当时林老师布局的研究打下的基础。”詹庭宇感慨道。


在国内最大金额的高技术输出项目中,他作为实验室总师,一如既往地亲临谈判现场,在前期技术合同的谈判中,发挥了重要的指导作用。


毕生聚能,他没有时间过精致生活


“再也见不到那辆老坦克了……”在人们的追忆里,林尊琪那辆老旧的二八式自行车是大家共同珍藏的影像。2003年,林尊琪当选为中国科学院信息技术科学部院士后,很多单位都发来了工作邀请,但是他都一一婉拒了,“当不当院士,做人、做事都要老老实实、认认真真、尽心尽力”。他就像聚变装置一样集聚着所有的心血,就怕牵扯了不必要的精力,就怕全身心科创攻关的时间不够用。他依旧执着于高功率激光器的研究,依旧每天骑着自行车来上班,从单位到家,大约3公里,十多年的光阴里,这辆二八式自行车是林尊琪不变的“座驾”。“这个习惯一直保持到2012年左右,终因他骑车摔跤,在众人的劝说下才不得不放弃。”高功率激光装置行政主管陈冰瑶回忆,“有一年生日,学生们合伙给他买了一辆新自行车,林老喜欢得不得了。但过后,他坚持把钱还给学生。”


对林尊琪来说,周末和节假日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他还是会骑着自己的自行车,每天早上8点多来到办公室。周末,夫人也会陪着一起来。他坐在办公桌前钻研文献,她倚在沙发上织毛衣,这个场景是陈冰瑶记忆里最温馨的画面,今时今日,站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她不禁潸然泪下。


“他怎么会对生活不讲究?他实在是没有时间去享受精致的生活啊!”众学生后辈回忆起林尊琪生前往事,不舍与痛惜溢于言表。他们说,林老师其实很懂咖啡,从口味到器具都有讲究,只是他的时间都花在了工作上,哪里还有时间品味;他拒绝一切特殊待遇,办公室装修时大家本想为林尊琪装台电视,但他认为对工作没用,就拒绝了,办公室里唯一“搞特殊”的不过是一桶纯净水;林先生之前在英国留学时,烧得一手好菜,可回国后一心扑在工作中,吃饭多在食堂解决,就连夫人也没有机会鉴赏他的厨艺。


“老先生一生真的只为做好高功率激光装置这一件事,他最大的快乐来自于每一次的技术突破、工程进展。”马伟新和同事们不约而同地说。“对科研他非常较真。但生活里,最关心大家生活的也是他。”在食堂里打饭,他的桌上总是聚集着最多年轻人,一顿饭往往吃得热烈、温暖而又获益匪浅。


林尊琪先后培养了40多位硕士和博士研究生,桃李天下。2002年以后,林尊琪把实验室副主任的岗位让给了年轻人,对于比较成熟的技术,他让年轻人自由发挥。他一直强调“研究成果是集体智慧的结晶,要依靠团队”,遇到项目申报,总把自己的名字抹去或往后挪。


何梁何利技术科学奖、上海市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军队科技进步一等奖、863计划突出贡献先进工作者、上海市科技系统先进工作者、上海市劳动模范……林尊琪获得的荣誉何其多,但他从不用身份压人。直到现在,实验室的同事们仍喜欢用“林头”来称呼他。很多人都有过与林尊琪激烈争论的回忆,但皆是为了技术路线,为了实验数据,为了工程进度,无他!“林老师从不为此生气,反而鼓励大家充分表达意见,这也是团队能够拧成一股绳的原因之一。”林尊琪的博士研究生、联合实验室范薇研究员忆起老师生前的教诲与关怀,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她把林老师对她影响她最深的那句话写给记者看,“我们要站在前人工作的基础上,但是一定不要迷信权威。”


使命未竟,昏迷中仍心系“神光”


同事们说,林尊琪就是因为这样的“太操心”而积劳成疾。林老师总是睡不踏实,安眠药吃了二十多年。2015年开始,他的身体大不如前,消瘦得厉害,几乎脱了相,免疫系统也出了状况。知道患上了肺纤维化后,他担心留给自己继续攻关的时间不多了,夜里更是常常不成眠。


“我们去探望,一见面,老林就开始谈国家专项如何推进,他就是放不下‘神光’啊!”联合实验室副主任李学春说。“当时林头高烧昏迷,上了呼吸机压着冰袋,他嘴里还念叨着‘激光器’‘数百毫焦’……”


林尊琪的世界里,有科学、有学生、有国家,唯独没有私利。


关闭窗口】【打印
分享到:
Copyright ©2005 - 2013 深圳市睿达科技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